唐玥.

qq1602599295,三党诈尸。

#林秦#
#上次欠你们的车#
#ABO#
#渣文笔见谅#

林秦-强迫症

我是秦明。

我是一名法医。

只还有一点点残留的意识,那是在办案时,我被嫌疑人偷袭,头部受到重击从而昏迷了过去。

缓缓睁开眼睛,病态的白扎入眼睛里一阵酸痛,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努力想要支起身体却使不上一处力气,稍微抬了抬头,却看见了伏在床沿闭目养神的林涛。“唔…”干涸的喉咙沙哑只能发出呜咽,林涛却是猛地惊醒,看见自己醒来匆忙喊来护士医生,边用半责怪半心疼的语气轻声道。

“老秦,你可算醒了。”

一阵折腾下来总算是熬过了最痛苦的几天,看着日历也还剩不下几天就能出院了。医生说神经受到了损伤,但暂且还没有发现有什么后遗症,我也能清楚地记忆事情,也没有产生随之而来的一些病理症状。我以为,一切都还安好。

直到那一天,在病床上,我把手里的矿泉水瓶盖拧了又开,开了又拧,甚至最后几次都是无意识的,我只是一直一直觉得,我没有拧紧那个瓶盖,而它,会翻下来。

我很清楚的记得,我拧了8次。

日复一日,我似乎越来越古怪,至少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我不太笑了,越来越变得浮躁了,只是一味地做一些怪异的举动。我6次把病号服扣好,解开;12次检查厕所的门有没有锁;14次翻开同一本书在同一个地方夹上书签。仿佛是在跟自己做着抗争,我把所有琐事无止尽的重复,一遍又一遍。


我是秦明。

我是一个病人。

准确的说,是精神病人。

那个无声无息摧毁着我的身心的恶魔,有个看似搞笑而荒诞的名字。

强迫症。

我再不能理性地控制我自己,尽管我曾经是个多么追求完美,对自己要求苛刻的人,那都无济于事。病魔占据了脆弱的神经,我只是无数次钻进一个牛角尖里死不愿意出来,然后重复一切我所做过的事情,不断的,不断的重复。

终于我出院了,带着那份诊断书。林涛沉默了很久,他看着我把自己卧室的灯开了又关关了又开不下20次,起身,握住了我的手。

“我住你这儿,陪你。”

原来还有人爱我,那个人叫林涛。

这句话我重复了10遍,然后才安心闭上眼睛,在他身边睡下了。

晚安,林涛。

后来每天,他都接受着我一次又一次的道别吻,接受着睡觉前那盏卧室的灯无数次关了又开开了又关,接受着出门在外会神经质一般地质疑自己有没有锁门的我。他接受着我的一切,默默地,坦然地,然后带着他那个标志性的笑容,给我一个包容的吻。

可我终究病的太严重了。当我意识到我手里捏着的是我写的第8份尸体解剖报告的时候,我崩溃了。

我是个法医,我不是个疯子。

我是秦明。


或许我不再是秦明。

我辞掉了法医的工作。可能是那份病态的执着支撑着我,我把书架上大部分的书籍都换成了有关精神疾病和强迫症的医科书籍,我尝试着一切我能做到的事情来学习我自己,治愈我自己。我痛苦地伏在书籍上,握在手里的钢笔不受控地用力划过强迫症那三个刺眼地字,直到钢笔断墨,直到纸张破碎。我明明是个医生,却不能治愈自己。就是这三个冰冷的大字,把秦明和法医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硬生生扯碎成飞絮,丢进谁都看不见的深渊里。

更嘲讽的是,林涛再也承受不住这一切了。他是个正常的人,尽管他爱我,可我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一个正常人接受20多个道别吻,接受我所有的疯狂的想法和病态的行为。我看得到他的彻夜难眠,看得到垃圾袋里捏皱的罐装啤酒。他还是每天按时回家给我做饭哄我睡觉,可我还是能清楚地看到,他的眼底再没有从前的笑意和温柔。




后来,我再也不关灯了,也不锁门了。

可林涛回不来了。

秦明也回不来了。

林秦-清水ABO

#林秦#
#清水ABO#

“林队早。”小黑抬头跟跨进警厅大门的林涛打了声招呼。“早啊!”林涛心情似乎不错,应了一声便哼着小曲往办公室走。

越往办公室走林涛越觉得不对劲,按理说他的鼻子也没有大宝这么灵,可他怎么真真切切地闻到办公室里传出一股浓浓的咖啡香。他皱了皱眉,心想着老秦作息这么规律的人,也用不着在大早上喝咖啡提神吧?就当林涛满脑子胡思乱想着迈进办公室时,眼前的场景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只见秦明只身趴在桌子上无力地喘着气,不时带出羞耻呻吟声被他咬牙咽下只剩模糊的呜咽,眼中迷蒙一片不知望向哪里。林涛愣在原地,手里的包都差点没摔在地上。他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那股浓郁的咖啡应该是秦明的信息素,原来平常在秦明身上总有淡淡的咖啡并不是没有原因。还没等林涛开口,就听见秦明在那儿呜咽着喊着他的名字,颤抖的呼吸节奏被说话的声音搅得更乱。“林涛…抑制剂…唔……柜子,第二……” 多年搭档,林涛虽晃神了这么久,还是二话不说找到了老秦柜子里的抑制剂,他忍着Alpha那股强烈的占有欲望走到秦明身边,老秦早已是瘫软在书桌边上,领带似是被他自己扯的歪歪扭扭,黑色西装裤的裆部更是毫不留情地湿了个透彻,样子甚是羞耻撩人。林涛打开抑制剂的瓶盖,却惊讶发现这瓶抑制剂才被吃过没几颗,他没有时间多想,平复着自己呼吸匆忙给老秦喂下抑制剂。

老秦的模样引的林涛心底躁动的情绪渐渐萌芽,浓郁的茶香缓缓散出。但此刻的林涛还是更关心另一个问题,他压着嗓子,捏着抑制剂的瓶子质问秦明。

“为什么抑制剂是满的,可你却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一次今天这样的情况。”

秦明不响,他撇开脸,把左手臂伸了出来。

下一秒,林涛跟发了疯一样地撩开了秦明左手的袖子。

触目惊心的针孔布满手臂内侧,林涛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他和秦明搭档这么多年,每天一起工作的时间少说也有十几个小时,他却从来没有撞见过秦明的发情期,甚至连他的信息素的味道都只是淡淡的。注射的抑制剂比药片的有效时间长很多,效果也强很多,可是这副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秦明抽回手臂把袖子扯好,努力恢复着自己的气息不去理会林涛的愤怒。

“老秦,你要工作还是要命啊!”

“工作。”
“因为我的工作是替死者说话。”

秦明异常冷静地面对着林涛恼羞成怒的质问,冷静地让林涛甚至怀疑秦明是不是个正常的Omega。林涛气打不过一出来,一反常态地把毫无表情的秦明压在他的工作椅上,半个身子凑近了却一时语塞。秦明侧过脸,漠然说了一句。

“既然你都知道了,你想要做什么,就做吧。”

林涛愣住了,他收回手,不知所措地看着秦明,一句话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下意识地脱出口。

“你真的是个好法医。”

林涛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完他自己都傻在了原地。秦明也傻了,他直起身缓了一会儿,目光不自觉扫到林涛牛仔裤里支起的帐篷。林涛也注意到了秦明的目光,他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转身正准备去厕所解决了事,却听到了秦明略显沙哑的声音。

“一个好法医,也可以是一个正常的Omega。”
“我也想做个正常的Omega。”
“你身上的茶味,很好闻。”

如此盛情的邀请,何有不赴约的理由呢。

林秦-小糖糖

#林秦
#终于算是糖

看守所里的光,很少,却很刺眼。

不知道是第几次,自己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越是看着那被拘束着的光明,内心就越是煎熬。快三天了,却愣是没有喝一口水,没有吃一口饭。那分泌出的稀少的唾沫并不能湿润自己快要干涸的喉咙,一次次吞咽带来的只是撕裂般的疼痛。仅仅是三日,却仿佛是消瘦了整整一圈。

却蓦地听见钥匙入锁的声音,以为是普通警察,并没有搭理。

“……秦明。”

熟悉的声音唤醒麻痹的大脑,睁眼避开刺目的光线,看见的是林涛不那么好看的脸色。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嗓子早已哑的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张口无言,最后识相地乖乖闭上嘴巴。

“你是不是在虐待自己。”

他声音里多少夹杂着愤怒,窄小的拘留所将他手指紧摁矿泉水瓶的声音无限放大。水瓶被递到自己的面前,毫不留情地塞进了手里。

“…秦明,喝了。”

冰凉的矿泉水把几乎快要哑掉的嗓子救了回来,再也不顾及平常的细节,只是仰着头将水源源不断送入口中,也不管不顾嘴角边上的水顺着脖颈淌下沾湿衣领,咽下最后一口水时还是被呛着了,捂着嘴咳嗽了一阵子,将手里那个矿泉水瓶狠狠砸在地上。

“我爸背负着一个渎职罪的罪名无故地死去,为什么我却被当成杀人凶手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而真正的凶手却还在逍遥法外……!!!”

几乎是绝望地把这段话吼了出来,沙哑的嗓子发出的声音苍白无力,泪水止不住打转。

“我凭什么…被所有人怀疑。”

哽咽着说出这般无助的话语,眼泪流到嘴边,咸的发苦。我不敢正眼看着他的表情,阖上双眼什么都不愿意想。

下一秒,他把自己拥入怀中。眼角的眼泪被他擦去,他疲劳的嗓音中却带着满满的坚定。

“我一定会找到那个人。”

“秦明,我一定会带你出去。”

一步之遥

刺鼻的药水味通过鼻腔直冲肺部,难耐地紧皱着眉。伸手抚上重症病房那个厚重的门,里面传来的机器声一下下刺激着心脏。

顾海…很痛吧……

钻心眼的痛让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默默地收回手,无力地靠着墙壁坐在冰冷冷的地面上。回忆,还是回忆,脑海中只剩下一个个甜蜜的回忆。那个人的脸,那么近,又那么远。心底有个决定,一点点明了着。

“家属可以进去探望了,但是不要打扰到患者休息。”医生的话犹如一剂强心针,让自己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那期间一直站着的顾洋看见自己的举动,只是平淡地说着。

“终于准备进去了?”

似乎有一股怒火从心底冒了出来,看着顾洋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拳头一再握紧。还好这里是医院,否则,绝对不会放过你。

可当视线透过玻璃落到顾海的脸上的时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他惨白的脸在绿色的呼吸面罩下显得那样憔悴,被痛苦折磨着的他就这么紧闭着双眼。

眼睛里热热的,一下子什么都看不清了。

我想要走到你的身边,可是我做不到……。
顾海,可能只差这一步,一步而已。

“顾洋,等他醒了,你就跟他说我死了吧。”语气冰冷的宛如那大理石墙面,转过身,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之后的八年,那两千九百二十天,夜夜无眠。

论如何治好媳妇儿的起床气

“因子,起床啦——!”

一大清早,自己灵魂在和周公下棋呢,肉体就硬是被拉了起来。冬天的寒冷就这么飞速地占据暖和的被子,脑子里乱哄哄的,困意止不住地涌上心头。
“顾海你干嘛——!” 不耐烦地冲面前的人吼着,硬生生甩开他的手就这么倒下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就这么半梦半醒地坐在床上,满脸都是憔悴,别说休息了,昨天一个晚上硬是被他闹到三点多才停息,睡觉的时候还被他这样那样的骚扰,低头看了看表,才睡了4个小时多一点。

腰酸,背痛,困。现在大概只有这几个感受。

烦闷到极致的自己迅速穿好了衣服一翻身就起了床进了厕所,一声不吭地洗漱完毕,在屋里转了一圈也没看见顾海。刚还在呢,这个点那傻子死哪儿去了。这么想着。

无精打采地坐在餐桌边发呆。门突然打开,顾海气喘吁吁地就冲了进来,一堆香喷喷还冒着热气的早餐被争气的放在桌子上。他满脸堆笑地坐到自己对面,把自己要吃的东西全都推到了他的面前。
“因子,你看,都是你要吃的,我跑了好久才买到的!快,趁热吃!”

“你丫走开,不想看见你。知道今天上学昨晚你还……烦烦烦,不想吃。”
“怎么,我还就不吃了——!”

明明饿得都咽口水了还这么说着,别过头去不理他了。包子的香气钻进鼻子里让自己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我不管,我饿死都不吃,我就是起床气,你有本事弄死我啊。

下一秒,自己的头就被他转了过来,薄唇上被覆盖上那人温存而又霸道的吻。

“听话,你可以不要老公我,我立马走,但是早饭,你得给我好好吃,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到我。”
白洛因的耳边一阵瘙痒,顾海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脸一红,推开顾海,拿起一个包子就大口啃了起来。

大概每天早上自己的起床气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就被被治好了吧。


顾海:“因子你这起床气是被我的吻治好的,还是被我的话治好的?嗯?”
白洛因:“滚你丫的,我就是饿了。”

与你的最后一面

“老秦,案子结啦!”林涛大步流星跨进办公室,一脸得瑟样儿。秦明只是微微抬头扫了他一眼,便自顾自低下头抄抄写写,全然是给林大队长泼了好大一桶冷水。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可是千辛万苦忙活了这么久才从那个人嘴里问到他们头目的窝点的,你怎么这么冷漠啊?”林涛受了委屈,便开始夸夸其词自己是多么机智聪明勇敢有魄力,还嚣张地抽走了秦明手里的笔把玩。

“要不是我和大宝,你可能连现在审讯室里坐着的那个人都抓不到。”秦明也不生气,抬起头看着那人的眼睛一字一句清清白白说着,语罢把自己的笔记本合上,起身抽走属于自己的钢笔,盖好盖子插进笔筒里。

“你有这功夫得瑟,还不如抓犯人去,林大队长。”秦明故意一字一顿咬出最后四个字。

“嘿你——!”林涛倒是气不打一处来,抱着臂唠唠叨叨半天,可一回头看见秦明那副胜利一般小表情却又一下没了脾气,双手撑在秦明的办公桌上朝他坏笑。

“我们秦大法医这么辛苦,我这个当老公的是不是得让你放松放松,做点有益身心的运动啊——?”那“运动”两字被他说的意味深长,林涛抬手弯曲手指勾起秦明的下巴,对上那张微微泛红的帅颜,不禁暗自咽了咽口水。

然后不自觉低头亲了上去。

秦明一下子愣住了,他蒙了几秒,匆匆忙忙往后闪身,眼中满是羞恼和责怪。“这是办公室!……大宝回来了怎么办!你——”他自然是不敢放大声音,这副恼怒的模样却在林涛眼里显得那么可爱。

“我走啦,老秦你好好休息哟!”撩完一票就跑,不亏啊。林涛暗暗庆幸,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眼转着快要午后,秦明终于是看见小黑带着一队警察压着犯人回来了,可他却总觉得气氛有点反常。放眼看去却没看见带队的林涛,秦明便叫住了小黑。

“林涛呢?”

“呃…秦科长……林队长他……”一向爽快的小黑不知怎么支支吾吾起来,眼尖地秦明看见了小黑脸上不大的淤青,显然刚刚的抓捕可能没有那么顺利。

秦明心中总有种不好的念头。

“他实施抓捕的时候被犯人用水果刀刺中了比较要害的部位,现在…在医院。”

秦明愣住了,他站着,一动不动,全然不顾小黑的呼唤声和其余警察们嘈杂地安慰声。

“……在什么医院。”他声音颤抖着,在小黑说出医院名后,他不管不顾推开所有的警察,冲了出去。

不可能…怎么可能……他今天早上还在跟我嬉皮笑脸,他怎么可能会死……。

秦明推开病房的门,却看见面色残白的林涛闭眼躺在病床上,神色痛苦。边上的床头柜上,似乎是林涛还有意识时写下的,字体扭曲的样子看得出他当时极度的疼痛。秦明读完那简单几个字,眼泪却下来了。

“秦明,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我爱你。”

“林涛…林涛……!”秦明坐在他的病床边,哽咽着喊他的名字,他却再也没有醒来。窗外,电闪雷鸣,瓢泼大雨毫无预兆地倾泻而下。


秦明惊醒,却发现那场梦真实的可怕。他看了一眼表,已然是第二天的凌晨。秦明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日历和笔,握紧笔杆的手有些颤抖,日期上面被他画上了一个叉。


林涛,这是你去世的第231天。

我很想你。

万圣节各个女英雄向你trick or treat♡

#王者荣耀#
#万圣节各个女英雄们向你trick or treat♡#

小乔

兴奋的小乔早早就起了床,捣鼓着把自己两个大大的丸子头装扮成南瓜灯的图案,从衣柜里把万圣节的小裙子翻出来穿上,踩上一双极少穿的恨天高,即使这样整个人还是小小的一个可爱极了。你听见敲门声拉开门,就看见她拉了拉裙摆,把一个铺着绒垫的精致的小篮子举到你的面前,冲你笑得灿烂。

“万圣节快乐哦!不给小乔糖,小乔就要捣蛋了哟♡”

安琪拉

“万圣节…嗯,在这儿。” 安琪拉正翻看着自己的魔法书,“原来在这天,可以挨家挨户去讨糖吃吗?” 她从没了解过这些西方节日的习俗,倒是小乔在万圣节前几天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了她。小姑娘还是小姑娘,安琪拉也是喜欢吃糖的。那天,你拉开门,却只看见篮子正被几个叠起来的小魔物托着举到你的面前,篮子里的魔法书上端端正正写着几个字:“节日快乐……要给糖哦!不给的话…就把你烧啦!”

你抬起头,看见了不远的树后,有两个长长的红色双马尾“长”了出来。

妲己

你闻声开门,就看见门口的妲己有些兴奋地晃动着身后毛茸茸的长尾巴,双手拎着一个小篮子。她腾出一只手,攥成拳头举在脸边动了动,装作做小猫状小心翼翼地冲着你“喵”了一声,红着脸轻声说道:

“主人…妲己也想吃糖~”

荆轲

荆轲换上一身性感猫娘的装束,轻扣房门。你打开门,便看见门口的荆轲踩着细高跟居高临下看着你,抱着双臂,娇好的身材令人血脉喷张。她见你开了门却没有反应,轻皱了皱眉,背后的尾巴不悦地轻晃。短促地高跟鞋声响起,下一秒,她已用手中的仿制飞镖轻挑起了你的下巴。

“我说,你在发什么呆?倒是……我的糖呢?”

露娜

门口站着的露娜换上了一身巫女的装扮,长长的帽檐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了微笑的嘴角。手中的弯刀也被她换成了一把大扫帚。她把扫把靠在一边,抖了抖身上的斗篷,摘下帽子,明亮的眼睛毫不避讳地看着你,伸手把一个小坩埚举在你的面前,轻语道:

“不给糖,就把你变成我的宠物哟。”

花木兰

少见花木兰竟然换上了裙子,你乍一看这套衣服总觉得眼熟,再仔细一看,发现原来是露娜的哥特萝莉,一看就知道是木兰从露娜那儿借来的。木兰把常日束着的粉色头发放了下来,披在肩上竟意外的好看,而踩着露娜的恨天高,也让木兰显得又傲气几分。木兰见你看着她良久也不说话,虽是有些害羞,却改不掉骨子那股傲人的脾气。她抱着双臂,拿着篮子的手直直伸到你面前,脸上有点泛红,她稍撇过头,语气仍是那般硬朗地说道:

“不给糖,别怪我不客气啊!”

甄姬

敲门声响起,你开门,发现门口是正低着头的思索着什么的甄姬,她见你开了门,才愣是抬起了头,却不敢与你对视。她一身黑色晚礼服,领口长长的红棕色羽毛将她的白发衬得格外好看,背后还甚是有心地背了一个恶魔的小翅膀。只是她仍是没有那般过节时开心的样子,你希望她笑笑,便给她抓了一大把糖。她似乎有些受宠若惊,红着脸笑了,朝你说道:

“谢谢…!我还担心自己收不到糖果呢……这套衣服是姐妹们选的…她们说很好看…你…觉得呢……?”

孙尚香

她重重地敲了两下房门,你闻声开门,就看见她笑得灿烂,嘴角尖尖的獠牙和脸上的血浆让你知道她今天是个吸血鬼。她穿着小皮衣小皮裙,红色的绑带俏皮又不失性感,后面还披了件长长的披风。她难得没有举着自己的炮,而是拎着一个大大的篮子,举到你的面前,还冲你舔了舔自己的小獠牙。

“本小姐的糖呢?给我乖乖交上来!不然咬你哟!”

貂蝉

你小跑过来开门,看见貂蝉一身小魔女的装扮,黑色的摸胸小短裙简洁大方又不失性感,背后的小尾巴和头上的尖角甚是可爱。她从背后变出了一个小帽子,冲你轻轻摇了摇,笑得灿烂。

“小蝉的糖呢?没有糖,就进去捣蛋啦——♡”


先写这么多,我是唐玥,万圣节快乐♡
trick or treat~♡

弃猫效应

弃猫效应

        许久没见过邻居家那只波斯猫,有日正巧在电梯里遇见了邻居,便有的没的问起这件事。邻居是一位独居的女士,年龄看上去也有四五十了。她听我问完,也没有什么剧烈的反应,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着:“哦,我放了。”我疑惑不解,记忆中那只波斯猫一直很乖巧,不吵不闹,样貌也着实可人,对于邻居丢弃它的理由,我纵使怎么想也想不出。她似乎从我的脸上看出了我的疑惑,电梯门打开后,她转过身对我说:“如果您方便的话,请您来我这儿坐坐,我想这样我才能将故事一点点告诉您。”我本就没有什么要紧事,再加之对于这事的好奇,我便答应了她的邀请。

        步入她家时,第一眼感觉只有两个字,精致。我正惊讶于一个独居的女士竟能将这样素朴的屋子打扮得即不会华丽到令人不适,又能够夺人眼球的时候,她已经泡好了两杯茶,坐在沙发上等我了。我有些抱歉地坐到她身边,她冲我笑了笑,我才发现我的邻居竟是这样一位优雅的女士。举手投足间都显得那样有气质。她就这样缓缓开了口,向我娓娓道来这个故事。

        “其实,这只波斯猫本就是一只弃猫。我见到它的时候,它正在纸箱里瑟瑟发抖。或许是入秋的寒风也或许是几日没有进食,它看起来十分消瘦弱小。它是一只纯种波斯猫,即使在那种情况下,仍然保持着它惯有的优雅。也有人给她喂去一点牛奶或是其他的,但它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静静地蜷缩在纸箱一角的一个小靠垫上。我注意到,那个纸盒里放了不少的东西,猫的项圈、猫砂、它靠着的靠垫、还有一个小玩具。”她说的时候,视线看着客厅的一个角落,我顺着她目光找过去,看见了她所说的东西,那靠垫和玩具已经破旧到几乎快坏了,却还是躺在那个地方,跟这个家有些格格不入。

        “大概是一种直觉,也可能是这个猫跟我太像了吧,我一个从不养宠物的人,竟鬼使神差般的走到了那只猫的身边,轻轻地伸出手抚摸着它的背脊。它大约是吓着了,警惕地看着我,我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我从来没对付过这样的小家伙,但我还是尽量想让她安静下来,我像哄孩子一般蹲在路边哄这只猫,眼着天都快暗了,我有些动摇,刚想直起身,却听见了那小家伙轻轻地唤了一声,我低头看它,它的眼里似乎没有了一开始的冷漠,而是有些可怜。我没有犹豫地抱起了箱子,带它回了家。”

“后来,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我带它回家,给它洗了澡,也跟你们一样惊叹它竟然这样漂亮。它很听话,一些规矩教一遍就能明白,也从不乱叫,就是似乎不怎么粘人。”她说着说着,捧起茶杯抿了一口,抬头问我,“你知道为什么你总能看见它吗?其实家养猫一般是很不愿意出门的,但是你能看见它,是因为只要它有空,它就会跑到过道的落地窗前,安静地坐着。少之十几分钟,多之甚至有几个小时。有时我唤它它就回来了,有时候唤都唤不回。”这么一说,我的确想起来了。每次都能在过道里遇见它,而那只猫每次都只是在那里坐着,安静地望着某个地方。

“我起初和你们想的一样,我只是以为它想要出去,于是我便想抱它出去,可一到大门口,它就开始往回跑,就算我抱着它出去了,一放下来,它还是会一个劲儿往回蹿。我没有办法了,只好由着它每天这么坐着。后来有一天,我唤它回家的时候,偶尔目光看向了它看的方向。”她往窗外往了一眼,顿了顿说,“那个地方,是我捡它回来的地方。”

“后来我便没有再想什么,日子就这么继续过了下去。记得一次,我看见它的那个靠垫破了一个洞,棉花都露出来了,我便想着给它换一个。我拿走了它的靠垫,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它疯了般的冲出来,恶狠狠盯着我手里的靠垫,似乎我不还给它它就会咬我一般。我第一次看见它这个样子,于是我便只好给它放了回去。后来次次都是这样,只要动了它的东西,它就会跟你玩儿命。你看。”她撩起了袖子,我看见她的手臂上有着三条触目惊心的抓痕,我似乎都能想象出那个画面来。

“我时常在想,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抱它回来。难道真的只是一时冲动吗?但我很了解自己,我知道自己不是那样的人。直到有一天我再想起我第一次看见它的场景的时候,我才明白。”

“那个样子,与我,特别像。”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下面是一些私人的事情。”她收回目光向我看来,我轻声答道:“您不介意的话。”她会心一笑,随即继续柔声说道:“这间屋子,是我当年与我爱人住的地方。那时我们是一对幸福的情侣,什么事儿都愿意粘在一起,他的脾气我会去迁就,我的任性他会去忍让。我们有争吵,但总会就这么和平的和解。总之,一切都很美好。”

“可是人总是算不过天。那天,他如往常一样来接我,可开口的第一句话却从累吗变成了对不起。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我看着他,他却躲避着我的目光,他从不这样。不令我惊奇的,我听见了他希望和我和平分手的话。我比起伤心那种情感更多的却是不解,我尝试问他原因,我们之间从没有过隔阂,也从未有一方做过什么对不起另一方的事情。可他只是告诉我,他爱上了别人。”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性的女人,我也正是。但是这一次却不是了。我每夜每夜辗转反侧,脑中只有和他在一起的种种回忆。我哭,我闹,我把自己关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他走了,从这间屋子里带走了所有属于他的东西。而属于我们的东西,他一个都没有拿走,哪怕是一张照片。”

“我搬走了,我很累,我不愿去触碰任何一个人,直到有一个人,触碰了我的心灵。他就像从前的他一样,用陪伴代替了轰轰烈烈,用爱代替了我心里的倔强和执念。我恋爱了,和他一起,就像从前和他那样,去逛街,去旅游,去打电玩,去买情侣装,甚至只是去看一场电影,去吃一次饭。但是每次每次,我都会想到他。这些回忆没有覆盖掉原本的回忆,却反而加重了。”

“我承认我过的很好,我有爱的人,他也爱我,我无忧无虑。可我还是会想起他,我明白,我忘不掉他,也忘不了。后来,我还是走了,我结束了这段美好的感情,回到了这里。因为这里有他,就算他抛弃了我,我还是知道,只有回到这里,才能让我洒脱。我看着和他的一张张照片,想着一段段和他的回忆,我觉得,我很幸福。”

“我知道,它跟我一样,一模一样。只是它不像人,它不敢轻易走动,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回忆它的过去。我了解它,就算我们的相处时间远不及它和它的主人。所以,那天,我把它抱出了家门。它依旧如往常一样反抗。我试图安抚它,然后抱着它,一点点往那里走去。它渐渐地安静下来了,知道我到达了目的地。我放下它,它轻盈地跳跃下来,一朝一夕还是如刚遇见它时那样高贵,只是看我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柔软,它回过头看着我,似乎有些迟疑,但还是缓缓迈步而来,轻柔地蹭了蹭我的手背。它转过身,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我好像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她似乎是说完了,有些留恋地看了一眼屋子角落里的那些东西。“抱歉,不知道有没有耽误您,谢谢您听完我这些琐碎的小事。”我摇了摇头:“不,我还得谢谢您。”

临走前,她问了我一个问题:“您知道弃猫效应吗?”我点点头:“说是被抛弃的猫,在新的主人那里会特别乖,因为害怕再次被抛弃。”

“但是啊,在猫的心里,还是留着一个家的。它只是害怕再次被抛弃,所以只能把它放在心里吧。”她的声音传入了我的心里。

我养的狗变成了人

#双绝##ooc注意##小学生文笔#

晴朗的白天,真好。今天带着小绝去公园放放风吧?自然醒的绝宗这么想着,阳光灿烂的天气总是能让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愉悦起来。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干净的大理石地板上,暖洋洋的。不经意低头一看,却发现放置在床边的那个大大的狗窝里空空荡荡的,本应在里面熟睡的那个黑色的圆团儿不见了踪影。现在这个点…小绝应该没醒啊?那家伙,跑那儿去了?

绝宗有些疑惑地坐起身,忽然觉得被子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他有些疑惑地回过头查看。

他的身边,赫然躺着一个光溜溜的熟睡的男子。

黑色的短发有些蓬乱,零零散散遮住了脸,短发中藏着两只毛茸茸地狗耳朵。白白净净地皮肤,那五官仿佛是自己的复刻版,脖颈间是一个有些破损的赤色项圈,正中间悬挂着一个银色的铃铛。
不会记错的,这跟小绝的项圈一模一样……
他蜷着身子正香甜地睡着,一根长长的狗尾巴从尾骨伸出,蓬松的尾巴遮住了一半的身体。

绝宗揉了揉眼睛,又掐了一下自己。他真真切切地愣住了,1秒,2秒,3秒。
时间大概是静止了,这种感觉绝宗只遇到过两次,一次是星际争霸最终获胜的时候,一次就是现在。

我养的狗……
变成了人。

几天后,绝宗终于接受了这个他原以为一辈子都不能接受的事实。原来他的那只黑色的大型哈士奇,俨然变成了面前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赤瞳黑发,有着耳朵和尾巴的少年了。
只是…这粘人的性格……

“主人~主人你在干什么呀——?”他就这么摇摆着尾巴蹭了过来,一把挂在了自己身上。绝宗的身体一震,他自己都不想数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无奈地推了推眼镜,腾出手揉了揉他的头。“乖,自个儿玩去,我在打游戏。” “QAQ,主人你陪我玩你陪我玩你陪我玩!” 这熊孩子看着瘦瘦的,力气却是不小,这么抱着绝宗一晃悠,他连鼠标都抓不稳了。终是看见屏幕上game over两字,绝宗的脸色不由地沉了下来,放下鼠标,那家伙似乎是自己意识到了错误,松开手站在边上,脸上写满了委屈,尾巴就这么垂在身后,连晃都不敢晃一下。

“你过来……过来!”绝宗推了推眼镜,这么严肃地对他说着。他小心翼翼挪到绝宗身边,爪子紧紧抓着长长的衣袖,赤色的眼睛里似乎是要冒出泪来。

绝宗无言。他起身,一把把小绝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自己就这么压了上去。
“主人——你要干什么……?这么早就…要睡觉吗?主人…主人我错了……主人?” 小绝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不知所措地看着身上的人,嘴中不自然地冒出一大堆话。下巴被他挑起来,接着是一个霸道却又温存的吻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干什么……?”

“干死你这只不听话的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