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

qq1602599295,三党诈尸。

与你的最后一面

“老秦,案子结啦!”林涛大步流星跨进办公室,一脸得瑟样儿。秦明只是微微抬头扫了他一眼,便自顾自低下头抄抄写写,全然是给林大队长泼了好大一桶冷水。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可是千辛万苦忙活了这么久才从那个人嘴里问到他们头目的窝点的,你怎么这么冷漠啊?”林涛受了委屈,便开始夸夸其词自己是多么机智聪明勇敢有魄力,还嚣张地抽走了秦明手里的笔把玩。

“要不是我和大宝,你可能连现在审讯室里坐着的那个人都抓不到。”秦明也不生气,抬起头看着那人的眼睛一字一句清清白白说着,语罢把自己的笔记本合上,起身抽走属于自己的钢笔,盖好盖子插进笔筒里。

“你有这功夫得瑟,还不如抓犯人去,林大队长。”秦明故意一字一顿咬出最后四个字。

“嘿你——!”林涛倒是气不打一处来,抱着臂唠唠叨叨半天,可一回头看见秦明那副胜利一般小表情却又一下没了脾气,双手撑在秦明的办公桌上朝他坏笑。

“我们秦大法医这么辛苦,我这个当老公的是不是得让你放松放松,做点有益身心的运动啊——?”那“运动”两字被他说的意味深长,林涛抬手弯曲手指勾起秦明的下巴,对上那张微微泛红的帅颜,不禁暗自咽了咽口水。

然后不自觉低头亲了上去。

秦明一下子愣住了,他蒙了几秒,匆匆忙忙往后闪身,眼中满是羞恼和责怪。“这是办公室!……大宝回来了怎么办!你——”他自然是不敢放大声音,这副恼怒的模样却在林涛眼里显得那么可爱。

“我走啦,老秦你好好休息哟!”撩完一票就跑,不亏啊。林涛暗暗庆幸,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眼转着快要午后,秦明终于是看见小黑带着一队警察压着犯人回来了,可他却总觉得气氛有点反常。放眼看去却没看见带队的林涛,秦明便叫住了小黑。

“林涛呢?”

“呃…秦科长……林队长他……”一向爽快的小黑不知怎么支支吾吾起来,眼尖地秦明看见了小黑脸上不大的淤青,显然刚刚的抓捕可能没有那么顺利。

秦明心中总有种不好的念头。

“他实施抓捕的时候被犯人用水果刀刺中了比较要害的部位,现在…在医院。”

秦明愣住了,他站着,一动不动,全然不顾小黑的呼唤声和其余警察们嘈杂地安慰声。

“……在什么医院。”他声音颤抖着,在小黑说出医院名后,他不管不顾推开所有的警察,冲了出去。

不可能…怎么可能……他今天早上还在跟我嬉皮笑脸,他怎么可能会死……。

秦明推开病房的门,却看见面色残白的林涛闭眼躺在病床上,神色痛苦。边上的床头柜上,似乎是林涛还有意识时写下的,字体扭曲的样子看得出他当时极度的疼痛。秦明读完那简单几个字,眼泪却下来了。

“秦明,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我爱你。”

“林涛…林涛……!”秦明坐在他的病床边,哽咽着喊他的名字,他却再也没有醒来。窗外,电闪雷鸣,瓢泼大雨毫无预兆地倾泻而下。


秦明惊醒,却发现那场梦真实的可怕。他看了一眼表,已然是第二天的凌晨。秦明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日历和笔,握紧笔杆的手有些颤抖,日期上面被他画上了一个叉。


林涛,这是你去世的第231天。

我很想你。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