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

qq1602599295,三党诈尸。

论如何治好媳妇儿的起床气

“因子,起床啦——!”

一大清早,自己灵魂在和周公下棋呢,肉体就硬是被拉了起来。冬天的寒冷就这么飞速地占据暖和的被子,脑子里乱哄哄的,困意止不住地涌上心头。
“顾海你干嘛——!” 不耐烦地冲面前的人吼着,硬生生甩开他的手就这么倒下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就这么半梦半醒地坐在床上,满脸都是憔悴,别说休息了,昨天一个晚上硬是被他闹到三点多才停息,睡觉的时候还被他这样那样的骚扰,低头看了看表,才睡了4个小时多一点。

腰酸,背痛,困。现在大概只有这几个感受。

烦闷到极致的自己迅速穿好了衣服一翻身就起了床进了厕所,一声不吭地洗漱完毕,在屋里转了一圈也没看见顾海。刚还在呢,这个点那傻子死哪儿去了。这么想着。

无精打采地坐在餐桌边发呆。门突然打开,顾海气喘吁吁地就冲了进来,一堆香喷喷还冒着热气的早餐被争气的放在桌子上。他满脸堆笑地坐到自己对面,把自己要吃的东西全都推到了他的面前。
“因子,你看,都是你要吃的,我跑了好久才买到的!快,趁热吃!”

“你丫走开,不想看见你。知道今天上学昨晚你还……烦烦烦,不想吃。”
“怎么,我还就不吃了——!”

明明饿得都咽口水了还这么说着,别过头去不理他了。包子的香气钻进鼻子里让自己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我不管,我饿死都不吃,我就是起床气,你有本事弄死我啊。

下一秒,自己的头就被他转了过来,薄唇上被覆盖上那人温存而又霸道的吻。

“听话,你可以不要老公我,我立马走,但是早饭,你得给我好好吃,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到我。”
白洛因的耳边一阵瘙痒,顾海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脸一红,推开顾海,拿起一个包子就大口啃了起来。

大概每天早上自己的起床气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就被被治好了吧。


顾海:“因子你这起床气是被我的吻治好的,还是被我的话治好的?嗯?”
白洛因:“滚你丫的,我就是饿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