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

qq1602599295,三党诈尸。

林秦-小糖糖

#林秦
#终于算是糖

看守所里的光,很少,却很刺眼。

不知道是第几次,自己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越是看着那被拘束着的光明,内心就越是煎熬。快三天了,却愣是没有喝一口水,没有吃一口饭。那分泌出的稀少的唾沫并不能湿润自己快要干涸的喉咙,一次次吞咽带来的只是撕裂般的疼痛。仅仅是三日,却仿佛是消瘦了整整一圈。

却蓦地听见钥匙入锁的声音,以为是普通警察,并没有搭理。

“……秦明。”

熟悉的声音唤醒麻痹的大脑,睁眼避开刺目的光线,看见的是林涛不那么好看的脸色。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嗓子早已哑的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张口无言,最后识相地乖乖闭上嘴巴。

“你是不是在虐待自己。”

他声音里多少夹杂着愤怒,窄小的拘留所将他手指紧摁矿泉水瓶的声音无限放大。水瓶被递到自己的面前,毫不留情地塞进了手里。

“…秦明,喝了。”

冰凉的矿泉水把几乎快要哑掉的嗓子救了回来,再也不顾及平常的细节,只是仰着头将水源源不断送入口中,也不管不顾嘴角边上的水顺着脖颈淌下沾湿衣领,咽下最后一口水时还是被呛着了,捂着嘴咳嗽了一阵子,将手里那个矿泉水瓶狠狠砸在地上。

“我爸背负着一个渎职罪的罪名无故地死去,为什么我却被当成杀人凶手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而真正的凶手却还在逍遥法外……!!!”

几乎是绝望地把这段话吼了出来,沙哑的嗓子发出的声音苍白无力,泪水止不住打转。

“我凭什么…被所有人怀疑。”

哽咽着说出这般无助的话语,眼泪流到嘴边,咸的发苦。我不敢正眼看着他的表情,阖上双眼什么都不愿意想。

下一秒,他把自己拥入怀中。眼角的眼泪被他擦去,他疲劳的嗓音中却带着满满的坚定。

“我一定会找到那个人。”

“秦明,我一定会带你出去。”

评论(5)

热度(44)